魚訊,援交妹
未滿18歲禁止瀏覽:根據台灣網路分級制度,請未滿18歲之網友自行關閉頁面!感謝合作!!

約炮

阿強有過一約炮次失戀的強烈傷悲,他對第2次失戀不再驚恐,“我不可能找一個玩一夜情還不承認的女人。”阿強有過兩次正式戀愛,均以失敗告終。第一任女友倩倩 的模樣,如今在阿強的腦海裡已逐漸模糊。阿強無法忘記,2005年秋天,倩倩俄然對他說:“我們分手吧。”分手的理由讓阿強難以承受,倩倩說她愛上了阿強 的一位室友。當時我们都在學校,阿強有大把的時間遊走校園釋放悲傷。很多天過去,2006年夏天,阿強大學畢業即將離開蘇州之前,約炮有了第二位女朋友麗麗。

大學畢業,阿強來到南京作业,傳播小姐麗麗暫時留在蘇州讀研。兩人約定每週見一次面。為解想念之苦,有時阿強一約炮周會跑三次蘇州。麗麗很體諒他,“你這樣會耽誤作业 的。”阿強淡然一笑,“沒有你,一切都沒意義。”阿強對麗麗愛的很投入。愛到2007年冬季,他真想辭職回蘇州。麗麗阻挠了他的衝動,“我畢業也要去南京 的,你急什麼?”阿強當然很著急。2008年元旦,他無意中看到麗麗的MSN谈天記錄,發現女友和一個網友幾次聊到一夜情。起先阿強裝著什麼都沒看到,時 間不約炮長,他忍無可忍,終於一本正經地問起麗麗,“一夜情好玩嗎?”

阿強這隨意的傳播妹提問讓麗麗措不及防,“嗯……什麼一夜情?”“你不是和網友聊了嘛!”阿強捕捉到麗麗的神情,聯想到前女友的移情別戀,他斷定麗麗也不是專情 的女子,“還是你自个說吧。”麗麗沒有理會阿強那胸中約炮有数的語氣,“你胡說八道什麼?還偷看我谈天記錄。你不會老跑蘇州來,是想監督我別去找一夜情吧?”
“是的!”阿強語氣堅定,“假如你沒找的話,用不著這麼緊張,你看看你怎麼急了?”麗麗沉下臉,“你不信赖我,我們還談什麼戀愛!” “我信赖你,你敢讓我把那個谈天記錄給看完嗎?”阿強確實想把那個谈天看完,剛才仅仅隨機掃了幾眼。麗麗說:“假如你真要看,說明你懷疑我。”“我就懷疑 你,我偏要看。”阿強不理解麗麗的妥協,急切地說,“要想讓我信赖你,約炮就不要阻擋我。
約炮

最終,阿強沒有看到麗麗和那位鐘點情人奥秘網友的谈天記錄。麗麗極其果斷地拒絕了阿強的軟硬兼施,“我們還是分手吧。”“分就分!”阿強有過一次失戀的強烈傷悲, 他對第2次失戀不再驚恐,“我不可能找一個玩一夜情還不承認的女人。”麗麗捂著臉,眼淚從她修長白净的手指間溢出,“約炮我忍受不了你的凌辱,你滾回南京去, 永遠不要讓我再看到你……”第二天早晨,阿強被手機聲惊醒,他空蕩盪地摸著床,網友莎莎的餘溫都已不復存在。她離開良久了直到後來,阿強終究不知麗麗是不 是真的和網友發生了一夜情。這個疑問始終糾纏阿強,阿強苦思冥想良久,他感覺麗麗一定心中有鬼,要不然為何不敢讓我清查她的電腦?麗麗一定和網友有過一約炮夜 情!

阿強很受傷,炮友離開蘇州的同時,他真的不想再回這個傷感之地。“一夜情?一夜情!”回南京的火車上,阿強的意識裡不斷跳出這個詞,“一夜情奪走了我的麗麗。”阿強對一夜情深惡痛絕,就像當初怨恨倩倩的移情。回到南京,阿強申請一個新MSN,他開始四處搜尋關於一夜情的網站,並且盡情地往自个的MSN上增加女人老友。失戀的痛苦很快被氾約炮濫的一夜情信息淹沒,阿 強把上班之外的時間全都轉移到電腦上。他挨近狂熱地和網友們谈天,誘惑、撩拨、輕浮、煽情、真誠,阿強能夠根據實際需要而有選擇性地和網友們谈天,他傾向 性地直奔主題:一夜情。全套阿強的首次一夜情發生在2008年6月1日。地點在中山南路一家旅館。對方是一位20多歲的女網友莎莎,她自稱是在一家銀行作业。 阿強稱自个在高校約炮作业。

阿強和莎莎相約在新街口豪享來餐廳見面,兩人以吃飯作為開頭來消除某種尷尬。阿強請莎莎吃了簡餐,他對眼前的女孩很滿意,她披著長髮,約炮大墨鏡隱約遮擋著她 潔白的小臉。從網絡回歸到現實,阿強不知該對莎莎說些什麼,莎莎也多是缄默沉静。想起MSN上和莎莎說過的显露的話,阿強在真切面對莎莎時乃至還感到害 臊。仓促吃完飯,晚上8點。半套阿強和莎莎結伴在新街口一帶遊走,兩人彼此缄默沉静心照不宣。20分鐘之後,阿強帶著莎莎走進中山南路一家旅館。進了房間,莎 莎還是沒摘下自个的大墨鏡。約炮阿強把莎莎抱在懷裡,替她把眼鏡拿下,莎莎窩在阿強的懷抱就像一隻溫柔的小貓。

魚訊首頁